svn log不显示当前提交

关于svn log,我之前的工作方式一般都是这样:

  1. 执行commit操作时,不限平台。一般提交代码,会在Linux工作环境下用svn commit命令,提交文档则是在Windows下用TortoiseSVN客户端提交。这主要是本着方便的原则,因为代码一般是在Linux下编辑和测试的,文档是在Windows下编辑的。
  2. 执行log操作时,在Windows下。使用TortoiseSVN查看版本日志以及各版本提交内容变化实在太方便了。

最近由于办公环境网络的变化,在Windows下无法用TortoiseSVN连接到仓库了,只能在Linux下进行。这样就无法在Windows下看版本日志了,好在也就只是一个svn log命令,简单明了。但使用中还是有一个要注意的地方。

在使用TortoiseSVN客户端查看日志时,即使当前工作目录版本是某个历史版本,也能看到最新的版本记录情况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程序员中的标杆人物-章亦春

这标题,怎么读着这么别扭。

接触开源软件这几年,不知不觉形成了一种印象,大牛一般都是有性格有棱角的,传说中的神人如Linus就不用多说了,身边的同学和同事中,技术牛人性格也一般比较桀骜。桀骜的表现之一就是不会浪费时间去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,最著名的就是那篇流传已久的论坛发帖指南了吧。

自己虽然算不上牛人,但在某些方面也会有同事来求助,碰到一些比较低端的问题,其实心里会有烦躁的。烦躁的程度与当时的心情、手里有多少活正在干等因素相关。

直到有一天我接触到了章哥。

章哥是同行对章亦春的尊称,我也无缘与章哥真正面对面接触,但文如其人,阅读他的博客,他写的文档,以及在论坛中对人的回复,就可以肯定他有着一般技术人难以企及的修养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研发与销售的一些区别

身为一名开发人员,因为一些机会接触过一些销售,其中有些是非常优秀的销售。在与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之中,能明显感觉到研发与销售的区别。

销售们通常是外向型的。当然,并不一定是说他们的性格本身就外向的,而是他们的工作方式、工作态度会给人一种他们很外向的印象。例如,某位金牌销售,每周都会在社交网络上写一些文章,分享、感悟之类。而我接触到的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研发,基本上都是埋头干自己的事情。

销售们通常比研发要更成熟。工作中接触到的印象深刻的销售们,现在都是接近或已经是90后了。但他们在为人处世上比同龄的研发要厉害很多。这也很正常,跟学习、工作经历密不可分。

销售们通常比研发更敢于将自己的“野心”公布于众。至少到目前为止,我碰见的销售们,都会直言不讳的说,自己以后肯定是要开公司的,而一个研发如果经常把这些话挂在嘴边,多少会给领导、同事一种不稳定的感觉,这家伙会不会马上就要跳槽了?这也是由研发与销售不同的工作性质决定的。众所周知,销售的薪水是和业绩直接挂钩的,因为他的业绩直接跟公司的收入相关。所以,销售是一个以结果论英雄的职业,事情办成了就好,至于你的野心,公司是不会怎么管的。

所以,不同的性格、经历,以及工作性质,导致了研发与销售无论在外在气质,还是心胸抱负之间的差别。虽然说,这些差别不能说明哪种更优越,但多了解一下同龄人是一个什么状态,对于我们这些整天待在自己小圈子的程序员还是很有帮助的。

从HTTP Range请求谈标准是如何被破坏的

如今cdn已成为互联网上的基础设施,会与形形色色的公司打交道。其中既有一些拿着政府资金,结果只让你草草布一个Nginx代理就完事的;也有现在那些中国最强势的互联网公司。这里只说互联网公司,为什么它们强势呢?一方面,它们拥有着巨大的流量,中国的cdn市场竞争又如此激烈,一个不爽,把量切走,反正排队等着为我服务的cdn厂商多的很;另一方面,它们本身的技术积累都很强,所以提起需求来是毫不手软,底气十足。

但这些有着深厚技术积累的公司,有时候提出来的需求只能让人苦笑。

背景

A是中国目前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,它的视频当然流量也很大。按照业内惯例,它会把内容同时让多家cdn厂商服务,然后定期进行打分,排名。参与打分的指标很多,最典型的就是一些4XX的错误请求。所以,cdn厂商的运维及管理人员,会很重视这些指标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送礼要抓紧

标题是故意夸张了,送礼的对象不是领导、上级,而是朋友,同学等。有时候,会忽然想起给身边亲近的或关系好的人送个小礼物,但我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拖延症患的不轻。

举两个例子。

一.海盗

我和女友在一个学校读研,我比她高一届,也就是说,我们一起在学校度过了两年的时光。我们经常在吃完晚饭后,去教研室之前,来到学校的超市里逛逛。有时候是一人一根冰激凌,有时候是一包薯片,然后坐在超市门口的长凳上消磨十几分钟的时光。长凳的一边是超市,另外一边是一家书店,名曰智博书店。其实除了去逛逛超市,我们更多会逛逛这个书店。但不管怎么样,我们总会在外面这个长凳上坐个十几分钟,当时能不能看到夕阳现在不记得了,但回忆起来总觉得有。

有时候我们会面朝书店,有时候会面朝超市。当我们面朝超市时,我们面前是超市的玻璃墙,里面是位于超市里的一个迷你的礼品店,透过玻璃能看到陈列的礼物,有几个小猪,有一个骷髅头,有几个类似于猪八戒背媳妇风格的娃娃,还有一个裹着红色头巾的海盗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